FC2ブログ

。.♡・oMist。.♡

ARTICLE PAGE

王様ジャングル EXTRA2 in 小倉

王様ジャングル

先来得瑟一下签名(喂



竟然为了英さん追到北九州...我ながら感心ですわ…ww
早上新干线错过之类的囧事再发让我觉得自己果然和新干线相性不和。但是一到会场就感动的嘤嘤嘤了……
一排20来个人坐了5排但是没满,估摸着就80〜90来个人,小会场超级近距离><
加上亲友神手于是幸福的坐到了第一列> <

memo下服装

服装和场刊的很像就是颜色不同
英さん上衣是黄色系渐变,裤子是黄色带花的夏威夷风的九分(七分?)裤
裤子大概一直会往上跑的样子总之一直看到他在拉裤腿w
真殿桑的服装也是同系列不同色,T恤是白色的。
短袖下露出的手臂,没晒黑和晒黑的部分分段分的特明显ww
然后就是手臂看起来超级健壮,体育会系///

memo点talk的内容

1)最近的失败谈
真殿说这大概不算是失败谈,是买东西的时候进错了店
以前年轻的时候有个很喜欢的牌子,之前开车路过那家店,想着好久没有去了,就停车进去了。
没想都店员是个超级チャラい的人,说话都是「なんっすか?」的口气orz
然后英さん就说他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说给自己听【东西不坏的是店不好而已东西没错的】
说有一次他去涉谷109,看到一双设计很帅气的凉鞋,一目惚れ的就想买了,这个时候就过来一个店员「これ高いっすよ」英さん表面继续问多少钱,说内心想「お前より金もってるわ貧乏人!」www可见当时有多气www 说这话的时候还从椅子上跳了起来www
然后问了价钱是39900(还是39000?),对方一再强调很贵的,可是英さん说一眼看中了就一定想买的,于是就买了。重点开始了……
英さん问店员要收据,店员写了个价钱就递给他了;英さん开始交他,收据要写日期,衣装代,还要盖章。
店员开始说,没有收据。英さん大惊。后来来了一个管理人,说「領収証あるよ~」又走开了。
于是店员开始写,可是【衣装】的汉字不会写,对用平假名,连【代】都要用平假名写,英さん说【代はやめろう!漢字で書こう!】,店员才写。
然后,31500以上的收据是需要收入印纸的(根据印纸法),然后那个店员好像根本不知道有印纸这个东西,一脸印纸是什么的表情。刚才的管理员又来了,说印纸啊~有的呀~ 这个时候英さん在想干脆你来搞不就好了吗orz
于是那个店员开始找印纸找了40分钟,最后自己店里也没有找到是问别的店要的。印纸这东西是要花钱买的啊也不知道他怎么要来的……
最后终于搞定收据,从买鞋到拿到收据整整花了一个小时,英さん已经觉得累死了,回到家打开一看——
没有盖章!!!
简直气的不行www 不过后来再去看的时候发现那家店已经倒闭了,ざまーみろww

2)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两人都答不记得了ww
英さん说在真殿还在老鼠社的时候,是听同期的ymd提起说有个很有趣的人知道真殿的ww
还说记得在GEN的录音室一起的工作,真殿没听清说「ゲイ?」ww 英さん说从刚才开始就是BL啦ゲイ的搞的好像我们没有一起做过别的工作一样ww 然后怀念了那个录音室,说在那之前一定也有一起工作过,就提到了某个在楼里的录音室。说那个录音室房间很小,没有椅子,麦克站着,配音的时候新人就是抱腿坐在下面抬头看着的,略有趣。
那个录音室的角落里会放着一个办公室的那种转椅,一般都是大前辈才坐的。但是每次一坐就会有嘎嘎嘎的噪音发出来,在录音室里绝对是out的。「あんなもん最初から置くな」ww



3)不知怎么的说到了河水泛滥
好像是今天早上新闻说到九州某条河泛滥的样子,就问大家家里有没有事。
在这之前先说到了天气。真殿是早上坐飞机来的,早上东京大热天而且已经出梅的关系特别热特别晒(记得天气预报说是30+度),到了小仓发现又下雨又只有24度觉得好冷{{{(>_<)}}}
英さん说他是昨天晚上到的住的宾馆。早上看到新闻说天气不错但是九州地区是暴雨警报,打开窗户下大暴雨ww「えーここだけ?!」ww

说到河水泛滥,真殿说到了以前住的中野中新桥附近的事(对地理不清楚……)
说当年有个后辈是住アパート1层,河水泛滥回家发现自己的床在飘ww 以前借房子的时候会被要求加入天灾保险(一般的火灾保险不包括大的天灾),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半年后遭受泛滥侵袭才明白ww

然后讲起了自己以前借房子有多难。去不动产借房子的时候,很多房东是拒绝接受演艺圈的人的。真殿说他以前还在剧团的时候去借房子,不动产给房东打电话的时候说的是「役者って言ってますけど…外国人よりはいいと思いますけど…いい人に見えますよ!…そですかやっぱりだめですか…」的被拒绝过很多次><
然后两人就说起了以前的有趣的经历。

真殿说他有一回去看房子,是钢筋铁骨但是筑年50年,楼梯的角落都有些发霉。跑去看房子的时候,明明是大晴天墙壁上却有水迹,房门打开的瞬间就有种「あ…いそう」的预感,而且壁橱里海有人形的印子……不过房租真的很便宜。

真殿说以前还借过一种アパート,是相邻两户用同一间厕所的,有时候打开厕所门发现邻居在用会特别尴尬w

英さん说他也有借过那种的,而且隔壁的人(李さんっていう人)都不冲,每次都要他来冲,后来怒的就在厕所门上贴了纸,「トイレは綺麗に!」,但是估计对方大概看不懂ww

后来又有一次,是楼下的人不知道是天朝人还是棒子国人,是一个对声音特别敏感的人,有一次晚上十点他给他当时的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下面的人就上来敲门说声音太响了睡不了啊!
英さん就只好捂着被子很轻的继续打。估摸着楼下的人大概有在听,他捂着被子打电话楼下人还在用扫把之类的东西顶天花板orz
不过没多久就听房东说那个人搬走了,搬走的理由还是「上の石川さんうるさかった」。
英さん觉得特别冤枉还给房东说明了到底怎么回事ww
但是后来楼下又搬进来的人跟之前那位完全相反,半夜十二点还会接着音响在外面弹贝司,楼下声音震得他半夜在楼上也是一震一震的ww 以前总是被敲天花板的英さん这次变成了敲地板的一方ww

真殿就说他也有碰到过很奇怪的楼下的邻居。
以前住的アパート,没有空调,到夏天特别热。楼下的大叔会「あ、あ~つ~い」的跟着风扇的节奏把声音吹出去ww
喊着喊着还会把风扇扔出去ww
真殿会在楼上一边看着一边想啊又来了~啊好热啊~ww
风扇扔出去不是会更热嘛 就看到那个大叔一边出来捡残骸一边继续念叨「あ、あ~つ~い」ww

英さん说曾经还住过4帖半的房子,隔壁邻居大概是东南亚热。某天觉得隔壁传来热气,正好门开了一条缝就去看了一眼,发现整个房间挤满了人orz 打电话告诉房东之后房东过来赶人,陆陆续续前后走出来带有40+人orz有些还是抱着衣服过来的估计是来洗澡的……

两人最后感叹当年虽然各种辛苦不过现在作为回忆的一种还是挺开心的>w<

4)关于好吃的
问小仓有什么好吃的 一姑娘答屋台的おでん!英さん说他不能吃おでん类的 那姑娘又答屋台的焼うどん 真殿说怎么都是屋台ww下雨了难道就没东西吃了吗ww 结论是小仓的焼うどん和おはぎ很有名的样子

5)对九州有什么印象
英さん:置鲇龙太郎!
说自从知道置鲇是九州出身的之后,每次看着他就会想【这就是九州男儿啊~】
真殿似乎今天才知道置鲇是九州的,一直都以为他是大阪的。
然后两人开始想声优里还有谁是九州的。英さん桑说最近有个方言CD系列,大概等那个出到九州的就能知道是谁了。(之前兵库县是中井桑,~~~~(>_<)~~~~ )
下面一姑娘说上田佑司!真殿问她地元是哪儿,不过不方便说的样子那个姑娘没说ww 而且那个姑娘说上田佑司是她的后辈ww

6)自己有什么是不会输给别人的
一姑娘喊「ドS!」,真殿觉得自己的确挺S,还下台和那个姑娘握手了><
英さん说你那个S是サービス的S吧ww
又说自己不明白S和M到底怎么区分的,比如在健身房锻炼算哪种?
真殿于是开始了S和M的讲座。说你觉得痛苦或者觉得自己在超越自己,应该两种都有。人是分情况,哪种情况下S会更强一些,哪种情况下M会更强一些。关于这些都是从某本书上看来的,大家有兴趣也可以找来看ww

7)偶像
英さん喜欢韩国偶像比如KARA比如少女时代。
上周去了韩国很开心ww
知道声优界有几个也喜欢韩国偶像的比如小野大辅,希望有机会能和他们一起聚聚聊聊ww
问韩国偶像和日本偶像有哪里不同
英さん答,韩国那边是为了出道修炼好多年,以完成型出道的,一出道的时候就已经歌也很棒舞蹈也很棒。相反日本这边是以未完成型就推出道,若干年后舞蹈唱功再上去,有种【通过饭的支持而成长】的感觉。

8)唱K会唱什么歌
两人都说好久没近卡拉ok了。而且很多人都会考虑到第二天的工作,喝完酒再去卡拉ok的习惯在声优界已经不多了。
真殿说虽然很久没去了,但是到了三次会一般按人数已经没什么地方能进去的时候就会进卡拉ok继续喝ww
然后有个前辈(没有说名字),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前辈就会拍拍他,「真殿、真殿聞け!」醉醺醺的叫他ww 真殿一边听一边觉得好烦,听着听着不听了之后前辈又会拉住他ww
而且某个前辈醉醺醺的唱歌的时候,会有另一个前辈在旁边跳舞ww
因为是前辈的关系没有点名不过真的好在意是谁ww
两个人都有录CD前去卡拉ok练习发声的经历
拿ipod去唱(练习)的比较多,唱卡拉ok馆里面的歌的情况已经很少了。
两人说了几首歌的名字,不过都是老歌的样子……

talk大概以上

最后是miniDrama

英さん演とんでもない不動産的老板兼副老板兼会记兼营业兼杂物
真殿演18岁上京来找房子的大学生
他念到【18才】的时候台下一阵笑,真殿「実は48才けどね」本来该继续念台本但是他自己又笑场,「笑っちゃうじゃないかww」调整几次之后才继续演。内容超级搞笑ww
结合之前的talk内容看的很开心>w<

最后是签名会,按顺序来,把事先写着名字的票根交给staff,让他们照着写。
签名的时候短暂的可以说些话,还能亲自交礼物,如果提要求想握手的话也能握……
英さん看到我名字「きゅうさん?」
然后稍微聊了一会儿也没啥就是从corda的金泽老师开始喜欢的BLABLA
亲自把信递给英さん了略羞耻……写信果然很耻orz
最后握了手软绵绵的真幸福///
英さん的手很大很温柔晒得略黑ww
跟真殿桑也没有聊什么略残念><(之前英さん那儿有点意识飞走了←)
不过真殿桑近看真有味道!好男人ww(喂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